在仅仅十天时间里,罗伯斯庇尔完全改变了对战争问题的看法

在仅仅十天时间里,罗伯斯庇尔完全改变了对战争问题的看法

在仅仅十天时间里,罗伯斯庇尔的态度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如果人们想一想,在11月28日至12月9日之间他好几次产生了怀疑,那么,就会发现他改变态度的原因了。大家已经看到巴黎省政府成员的行动给罗伯斯庇尔留下的印象。12月7日,任命纳博纳伯爵为国防大臣,填补迪波塔伊辞职后的空缺,可疑之处不止一端,这就证明罗伯斯庇尔的怀疑是有根据的,也更増加了他的担心。

纳博纳这个坏蛋的主要“功劳”就是积极把他的国家推向灾难性的军事冒险;他的野心是在清除了“俱乐部分子”之后,自己成为一名软弱无能的君主身旁的黎塞留式的首相。说他是被他的情妇斯塔尔夫人推上这条路的,这难道是为他辩护吗?斯塔尔夫人是一个很会惹事生非的妇女,她为有一个年青美貌的男子作为情人而感到十分骄傲,她梦想成为这位未来大臣的顾问和谋士,同时,她也可以借此愚弄一下她嫉妒得要命的那位“奥地利女人”。纳博纳从幼年起就习惯向较为年轻的妇女寻求帮助和保护,他很快就打定了主意,并利用这个地位为自己谋得许多可观的好处。他拟向宫廷建议的计划是:声明赞成打仗,这样就可以在边境上组成一支人数众多的强大的军队,由忠于国王的将军们来指挥。国王可以拿督战和亲临前线鼓舞士兵作为借口到部队中去。在那里假装打一仗,由被收买的报刊负责把它渲染为全国性的大捷,王室的威信就会得以恢复,而“胜利者”在部队的支持下,就可以最后将“乱党”平定。

无疑,罗伯斯庇尔可能不了解新国防大臣内心的想法。但是,他一定注意到,此人刚被任命后就在斯塔尔夫人的家里会见了代表吉伦特党的布里索,带来巴黎省政府意见的塔列朗,以及始终和温和派保持密切联系的拉法耶特。他们之间的谈话大概为宫廷、温和派和国民议会中的“爱国”派达成谅解准备了条件。在罗伯斯庇尔看来,这必定是一个可怕的反自由的新阴谋,必须揭露这个阴谋的主犯和同谋。但是首先要避免落入他们设下的圈套,换句话说,就是不要卷入正在酝酿着的错综复杂的事态中去。因此,在12月11日的会议上,卡腊又开始了他的好战的鼓动,接着,雷阿尔建议通过初级议会直接向人民呼吁,“强迫国王把他的军队投入战场”,当罗伯斯庇尔看到这情况时,他认为必须发言了,他首先谴责雷阿尔“荒谬”的建议“违反宪法原则”,接着,他提醒与会者不要进行轻率、冒失的挑衅。他发表了一个措辞强硬的声明,坚决推翻了他11月28日维护过的论点。现在罗伯斯庇尔认为:“最危险的决定是宣战”。什么原因呢?原因至少有两个:首先,打起仗来,“国王可能背叛我们”。他要这样做是很容易的,因为按宪法规定,在战争的情况下,国家的全部武装力量都交给行政部门。其次,光说“进军”是不够的。还应该知道在哪里,以及如何指挥进攻。人们可以预料战事会在弗兰德尔和莱茵河这两条战线上进行。在罗伯斯庇尔看来,弗兰德尔战线有种种好处。在布拉邦特,“人民拥护我们”,在烈日,人民会参加我们的部队,甚至会把敌人抓来交给我们。”但他声称,将会发生完全相反的情况,他以深信不疑的口气说,好象他事先知道已经确定的作战计划一样:“人们会把我国的全部武装力量都集中在德国的某个角落里,在那里,法国军队将同法国公民失去任何联系。”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罗伯斯庇尔没有回答那由此产生的问题,他的话几乎还没有说完就突然停止不说了。“更多地来谈论这些问题就是滥用大家的时间了”,他用这句简短的话结束了他的演说。为什么他这样不适时地结束讲话了呢?对此找不到更好的说明,我们所得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罗伯斯庇尔有点匆忙上阵,来不及对他打算阐述的论点进行深思熟虑,因此他宁愿下一次再更深刻、更详细地陈述自己的看法。果然,会议在鼓掌声中决定了下次会议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这非常符合罗伯斯庇尔的愿望。

第二天继续讨论,首先又是卡腊象完成例行公事一样再次宣扬他对战斗的渴望。接着,一位不知名的雅各宾俱乐部成员——《雅各宾俱乐部辩论日志》的编辑认为没有必要记住他的名字——援引卢梭和孟德斯鸠的思想,提议授予国民议会独裁权力,以代替路易十六。然后轮到罗伯斯庇尔发言。《雅各宾俱乐部日志》对他12月、12日的演说报导得很不完整,有很多遗漏,尽管如此,这篇报导仍使人清楚地看到罗伯斯庇尔对战争问题采取的新态度,同时了解他态度完全改变的原因。他后来有机会不只一次阐述这些理由,并提出了更为充实的论据。但是,从此他对该问题的基调已定,以后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罗伯斯庇尔在发言开始时用来概括形势的一句话成为名言,这是很恰当的。他问道:法国人民可能感到威胁的是什么样的战争呢?他认为既不是一个民族反对其他民族的战争,也不是一个国王反对其他国王的战争,“而是一切法国宪法的敌人反对法国革命的战争。”敌人的阵线是由两种敌对分子组成的:国外的和国内的。是否可以将宫廷和行政部门的人员包括在国内敌人之列呢?他只是说,“我完全不能解答这个问题”,但同时,他又指出,“外部的敌人声称,他们只不过是法国宫廷的保护者。”这就透露出他内心深处的思想。迄今为止,大家看到行政部门干了些什么事呢?是“明确的背叛行径”,“骗人的声明”,“一连串的失职和背信弃义”,“暴力行为”,“阴谋诡计”,“骚乱”……面对宫廷及其代理人居心不良的明证,人们能不把他们划在革命敌人之列吗?这样最终就会形成一种自相矛盾但不幸又是不可避免的局面:正是要由这些对现政权怀有刻骨仇恨的敌人来指挥旨在巩固现政权的军事行动。换句话说,革命的命运操在那些最想断送革命的人的手中。罗伯斯庇尔最后说:“因此,对我们来说最可怕的就是战争。”但是,请大家注意,他最为害怕的与其说是战争,还不如说是战争所掩盖的“政府的阴谋”,罗伯斯庇尔竭力提醒听众对这个阴谋提高警惕。他警告人们:“这个阴谋将会把我们毁掉。”

也许你还喜欢

致敬先驱!复制粘贴 UI 之父、Java 和互联网创建者相继离世

计算机科学领域,失去了两位伟大的人。 据国外媒体报道,2020 年 2 月 17 日,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 Larry Tesler 去世,享年 74 岁。 次日,也就是 2 月 18 日,Jav

AirPods Pro Lite真的会有吗? 它名字就很矛盾

AirPods Pro Lite这名字听起来就有点矛盾 2月21日上午消息,关注电子行业产业链的网站DigiTimes今天报道仍旧认为,苹果正在计划推出新版AirPods Pro,但这产品可能要今年第

「一维弦科技」推出智能防疫巡检机器人,体温、戴口罩检测、消

复工潮到来,公共交通、社区等人流密集地区成为交叉感染高发地。这一需求也推动了市场对于服务机器人代替人力进行防控巡检的需求。 智能机器人及操作系统研发商一维弦科技近日推出了智能防疫巡检机器人MoRo S

首个“宽带电视”落地:有线电视走到末路

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革新冲击下,受到尤为严重影响的“传统行业”其中就包括有线电视,收到IPTV形式的智能电视冲击,有线电视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向老龄化的使用方式。而宽带电视区别于传统电视的新业态,却姗姗

HTC新款头显项目Project Proton曝光 或将推出两款轻量级XR头

来源:新浪VR 虽然HTC目前将虚拟现实的未来押注在Vive Cosmos模块上,但它也在研发新一代的轻量型头显,名为“Project Proton,该公司首席执行官Yves Maitre表示,这款头

窥视2020:物联网蕴藏万亿美元经济价值,解读六大应用市场

文/杨剑勇 几年来,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技术掀起新一轮智能化浪潮。与此同时,NB-IoT(窄带物联网)、5G网络部署,使得万物互联成为现实,推动信息科技向物联网转变。未来,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作为科

小米扫地机器人背后的石头科技上市:首日收盘价500元,较发行价

钛媒体快讯 | 2月21日消息:北京石头世纪科技股份上海时时乐(即小米扫地机器人研发公司,下称“石头科技”)在科创板上市,开盘价高达470元,较发行价上涨73.3%,开盘后一度冲高至538元,此后有所回

智东西晚报:乘联会:2月上旬中国汽车销量降92% AI发现超级抗生

「智东西」晚报第1418期 2020.2.21 周五 #今日要闻# 1、乘联会:2月上旬中国汽车销量降92% 2月21日消息,乘联会数据显示,2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走势极低,这也是春节后修整因素的正常

Android 11代码中发现隐藏手势:Pixel手机独家敲2下快速启动相

▲外媒在Andriod 11的代码内发现Pixel手机独家的新手势「Columbus」。 Google前天(2月20日)发布了首个Android 11开发者预览版,据外媒发现,除了有公开的更新内容外,

HTC推三款Vive Cosmos系列VR头显,将扩展AR功能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李水青 智东西2月21日消息,今天,HTC Vive推出了Vive Cosmos Elite高端VR头显、Vive Cosmos Play入门级VR头显,另外